Hello world! 哈囉!

Welcome to WordPress.com. This is your first post.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!

張貼在 未分類 | 1 則迴響

睡蓮 – 莫內的花園

 
 
睡蓮:睡蓮科。多年生水生草木。
水芙蓉為睡蓮的別名。
拉丁學名:Nelumbonucifera, Nelumbiumspeciosum, Nymphaeanelumbo
英文名稱:Lotusflower, bluelotus, Indianlotus, sacredlotus, beanofIndia, sacredwater-lily
中文別名:芙蓉、水芙蓉,蓮花、芙蕖、水芝、菡萏、芙蓉、六月春、水芸、紅蕖、水華、荷華、溪客、碧環、玉環、鞭蓉、鞭蕖、水旦等。
 
(古代)芙蓉稱蓮花。
科:睡蓮科Nelumbonaceae,
屬:蓮屬Nelumbo,
種:荷N.nucifer

張貼在 植物 | 發表留言

火球花 (繡球花)

 

 

中文名稱:火球花
 
英文名稱:Blood Lily、Cape Tulip
 
學名:Haemanthus multiflorus (Tratt.) Martyn. ex Willd.
 
科名:石蒜科(Amaryllidaceae)火球花屬(Haemanthus)
 
別名:紅繡球、血百合、繡球花、網球花、網球石蒜、虎耳蘭
 
原產地:熱帶非洲
 
分布:台灣普遍栽植為庭園觀賞花卉,多年生草本。
 
用途:1.觀賞、盆栽或園植均很理想。
      2.藥用:性味:葉及麟莖:辛、涼,有小毒。
 
效用:鱗莖含有毒的植物鹼。利用中和其化學特性,可以作為解毒,散瘀,消腫。外用治無名腫毒。
 
莖:扁球形地下鱗莖,直徑約 5-10 公分。
 
葉:葉3、4枚自鱗莖上之短莖生出,葉柄基部呈鞘狀。
 
花:繖形花序花莖直立,5-6月間開花,高30-50公分。由30-100朵紅色小花組成,呈圓球形,有短花筒及 6 瓣細線形花瓣;雄蕊凸出花冠向外,呈火紅色,有明顯黃色花藥。
 
果:漿果成熟時紅色,結果率不高。
 
栽培(1):分株(分球)法。於冬眠期將老株的地下鱗莖小心掘起,分開與母鱗莖著生的小鱗莖,另植入別的土盆中即成新株;此法所得幼苗,在接踵而來的夏初即能開花。台灣全年均可分株,但在休眠後最佳。另將大球縱切成數塊,淺埋砂土中,經2-3個月能長成新株。
 
栽培(2):播種,花謝後能結紅色漿果種子,用種子播種需經 5 年以上培育才能開花。
 
其他:火球花原產熱帶非洲,民國四十七年才引進台灣,由於易種易栽,又可迅速利用子球繁殖,目前各地種植相當普遍;它的花絲凸出花冠向外,呈火紅色,組成一個球形,因而得名。
張貼在 植物 | 發表留言

美軍在南北越戰使用的生化武器的影響

 
1961-1975 美國介入南北越戰爭,美國空軍在北越所屬的山區農田裡灑下生化藥劑,此藥劑原是美國農業局發放給本土的農民除草用的,然而在施用後的十年內,美國本土發生了太多起至癌病例,追查結果是這種農用除草劑所引起,一度這種藥劑在美國民間完全由國家回收,然而已造成的傷害是無法彌補,美國政府亦不想負起責任!
 
回收後的除草劑並未被美國農業局消毀,當時由美軍接收、再研究它的生化成份,並使其成為更強更直接的毒藥,由於它的粒子很細,可以直接由皮膚滲入人體,因此部份的人士沒有立即顯示出受到的影響,卻在停戰之後,由他們的下一代的身上看到了可怕的影響。
 
影片中看到的是比較明顯和特殊的例子,這樣的案例在台灣本土也有,因為當年臺灣是美軍的中繼站,所有的一切進出臺灣的美軍補給品,都需要有人力搬運,少數接觸到這些藥劑的臺灣人(或國民黨派出支援的軍人)也是受到了一樣的影響,可是我們都沒聽到有關美軍承認或負責賠償的正式消息,臺灣和越南都是可悲的帝國主義犧牲者。

 
 
張貼在 新聞與政治 | 發表留言

端午節前後不要到海邊玩水

 
以下新聞資訊來自中時電子報2009/06/01 am07:10
石門白沙灣驚傳大學生溺水 1獲救1搜尋中
2009-05-31
【中央社】
台北縣石門鄉白沙灣海水浴場今天下午傳出溺水意外,消防局據報有大學生戲水時疑因海邊風浪太大,整個人被捲入海水中;消防人員已救起1人,目前正全力搜尋另1人。
台北縣消防局在下午2時6分,據報白沙灣海水浴場發生溺水事件。消防局立即出動石門消防分隊及金山消防分隊人員前往搜救。
由於現場風浪很大,搜尋區域很廣,消防局也請求空勤總隊直昇機協助。
石門消防分隊表示,目前已經救起1名女學生,沒有生命危險。但另1名落水的中原大學男學生,經過兩小時搜尋,還沒有發見蹤影,仍全力搜救中。
***over***
 

 
讀新聞有感
 
住在白沙灣旁的我,昨天下午約五點時想去金山(約二十公里,車資六十元)買點東西,才走出門沒多久,還沒走到濱海公路上,遠遠的還在麟山鼻國家地質公園這邊,就聽見直昇機螺旋槳的轟隆聲,當時不知到出了事情,以為又是誰要巡岸了,這裡常常可以聽見這樣的轟隆聲,所以也不以為然,並且昨天還是長假的最後一天,整個濱海公路上兩旁滿滿的停放著假日來玩的小汽車,真的有很壯觀,我在客運的頂新庄站牌等了約十分鐘,客運就來了,車上的人不多,有兩位從西班牙的巴塞隆納來的小姑娘,她們向一個年輕的男生問站,那個年輕人一聽是英文就猛搖頭,用自己的茍乙唸著 : 不是我,不是我,你不要跟我說,怎麼會是我…。
 
我趕緊把這位詢問站名的巴塞隆納小姑娘叫過來,告訴她我會英文,有問題可以問我,這姑娘很靈活,她連說帶翻的指著筆記簿上的兩個中文字 "金山",接著又秀出手機裡存檔的女王頭照片,我告訴她這女王頭不是在金山,而是在野柳,然後在我快要下車之前幫她們向客運司機要求,到野柳時,在最靠近女王頭時叫她們下車,全車的乘客都和我一樣,有著天註定一般的責任感,每個人聽到我說的以後,都跟司機一起點了點頭,而我也感到這樣似乎完成了我今天註定要履行的任務一般,當我在金山下車時,肚子一陣咕嚕咕嚕空城調響,看了街上還不算多的人潮,我選了一家小吃店,叫了一盤海鮮炒麵和肉羹湯,呼~!不是蓋的好吃,下回還要來吃~!
 
吃飽後腦筋比較清醒了,想到若是在金山農會買菜,得自己提著菜走好遠,若是回三芝農會買,只要走一小段就可以招到計程車,所以又跳上了剛好停在金農前的基隆客運,回三芝農會囉~!
 
買完了菜,在三芝國中前搭上了計程車,在車上和司機閒聊才知白沙灣出事了,此時天還沒黑、直昇機還在找,還有一個男孩還沒回來,救護車喔一喔一的聲音也斷斷續續,聽起來是救援的行動受到假日車潮的阻礙了。
 
今天一早貓妞们就開始玩鬧,然後就是音樂鬧鐘響(am05:30),接著清晨能見度夠了,又聽見直昇機開始搜索的轟隆聲, 現在直昇機還正徘徊搜索。
 
大約十年前,我家前面這片有珊瑚礁的沙灘上也曾經出過這樣的事件,兩個國小正要畢業等待升國中的小男孩被浪捲走不回,家人傷心欲絕,連連放了好幾天鞭炮(這是三芝這裡的習俗,不管紅白婚喪,都要放鞭炮!)。
 
端午節前後正是水潮洶湧之際,無論是南洋往北流的暖洋流,或亞洲大陸的內陸冰溶河川向東流來匯入台灣海峽的江河水,都是強且大的,這些潮流會在台灣海峽造成甚麼樣的暗流漩渦,就算航海的人都不能算的準,何況我們這一般陸地上人類?
 
切記、切記,海風清涼、景色怡人、咖啡香甜、海鮮軒美...等等都是讓人到海邊走走的理由,但是千萬不要看海水很美就下水玩,還有愛你的家人们在期盼你平安歸來呢~!
 
 
 
 
看浪濤天  一聲喚一聲催
 子風襲襲  潮深捲沫飛岸 
端午游潛人不歸
再喚淚灑白沙灣
 
 
張貼在 新聞與政治 | 發表留言

夜來香 ~ YCButterfly

張貼在 嗜好 | 發表留言

山櫻

2008 11 24 台中新社花海 062
 
冷泉清涼捧一掬
熱泉青澀懶舒與
繽紛山櫻招搖迎
涓絲映紅還鬥綠

張貼在 | 發表留言